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不选择打工。我要生活在一个富人的家庭里,学习高等的教育,拥有健康的心理,那样我的人生就可以继续…

我初生在一个落后贫穷的山村里,因为家里穷,常被别人看不起。因此妈与爹通常吵架。
打那个时候我知道,家里穷,要想法为家里节约,所以上学的时候我从不买零食,而且搭的饭也特别少。那个时候钱还值钱,5元钱可以够我一个礼拜的生活费。有的时候,我还可以节约出一块多,久而久之,我积累的钱也越来越多。
我把我节约下来的钱,夹在书里,放在家中唯一的柜子里。每当一个礼拜回家,当我放进去一张一元钱币时,一丝喜悦爬上我的额头。
后来我藏钱的地方被家人发现了,他们为了贴补家用,不得已将我的钱用了。

当时我有些失落,因为这毕竟是我好多个礼拜积累的钱。
妈妈用布满茧的手抚摸着我的额头:“孩子,没办法,只好把你的钱用了。”说完她擦着眼角。
因为吃的不好,我的胃出现了问题,我不想让家里人为我担心,我就一直没说。有一次感冒,我硬是拖了一个多月。

后来我就因此犯生上了鼻炎。也就这时我学习成绩下降了,初三时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听课。
中考后,我没考上重点高中,家里人失望透了。
我哀求过爹一次,当时我们背着一大包书从三十里外的学校回到家里,是热天,父亲流着豆大的汗。听了我的话。他怒道:“读个屁!家里哪有钱供你上学?你看燕子人家三年前就出去挣钱了,工资都1000多了,你呢?还在家里吃老本。”父亲说的燕子是我表姐。
我知道父亲是在生气我没考上高中,可是这时的我耳朵,鼻子,胃都有了毛病,注意力不集中,我也很无奈啊!

因为我天生内向,少与人说话,所以也很少有孩子和我玩。他们认为我老实(白痴的意思),有出去打工的人都不愿意带我,父亲拜托了很多亲戚都被他们拒绝了。
一天晚上父亲借一件小事对我发了活:“不争气的东西!”他把一双解放鞋扔在我的脸上。我一动不动,泪水就顺着脸流了下来。
夜晚,我发誓自己想办法弄路费,出去挣钱。
第二天,我跟父亲说,要出去挣路费。
父亲说,等等!他说有人带我,他把200块钱递给我,这是你的车费。
一旁的妈妈泪水流了下来。

带我出门的是一个村子里的人,他就是云哥。
他带我的原因是,一次我父亲在他家吃饭说了我的事,于是他就说让南子跟我出去吧!
我到的第一个地方是浙江绍兴。

我原以为打工要比学习简单的多,没想到上班的第一天进车间,老板让我抱着一个50公斤的汽车轮子进行打磨,我根本无法操作这么重的东西。
老板摇了摇头:“你娃子不行,还打啥工啊!”老板是我们老家的人,因为和云哥熟视,他以为我能胜任这份工作。

我低着头,一句话也不敢吭。
老板叫来云哥,一脸冷表情的说:“你都给我介绍的什么人啊?”
云哥先是好言说:“你刚他刚下学,需要磨练一下嘛!”
老板给了云哥一个面子,让我再试一个礼拜。

打工第一次被人这样子,我的心情相当低落。
我根本没有心思去好好学习了,终于有一天铁抡子把我脚砸了。
老板当时就骂了我,叫我不用来上班了。
为了这件事,云哥和老板吵了一架。
老板给我们结工资的时候,无奈的说了一句:“如今的娃子都很翘,想当初我们出来时,哪里有你们这样的运气找到活儿做,都是自己争取,而且做不好,还被挨打,我只不过说你们几句,你们都来火了?”
云哥理也不理老板,将钱收进袋里。
“你神气个啥,信不信我把我们一杆杆人带走,有你狗东西好受的!”云哥丢下一句话叫上我走出办公室。
云哥说:“南子,呆会儿带你去进一个厂,你要放聪明些,不要太安静,这样老板不喜欢。”
我点了点头,心里很是感激云哥。

其实云哥在几天前已经找到了这家厂,因为我年龄小,云哥带我去应聘时,老板不敢招收。
后来我说安女工工资来,老板勉强同意了。
那一年是2007年,在那个厂男工1200一月(每天8小时),女工800一月(每天8小时)
所以我被录用时,工资800。

可是,做了一年多,居然只能打回去3000块,后来又去了深圳,佛山,因为金融危机找了半个月的工作,终于在佛山找了一个家具厂,工资低的要命,加班加到很晚,一个月下来才900块。

2010年,我终于又进了人生的第3家厂,这个时候深圳底薪1100,加上加班费一个月2000左右。但车间领导经常骂人,不是骂傻逼就是猪阿之类的。
时间长了,虽然挣了10000多,但总在想打工有什么意思,天天受气,没有尊严。

也许是因为内心脆弱吧!渐渐的每在一个工厂做上一年就要辞工,因为我发现每个工厂都没把工人当人。工人又不把工人当人,强的欺负弱的,弱的欺负更弱的。

我打算结束打工生活到外面摆摊,可是我摆了几次,根本没人来买你的东西。当初观察好了的市场,到真正地弄起来就是这样子。
你以为那么多人摆摊都能赚钱,其实很多人都赚不了,除非是女孩子摆摊。
因为女孩子总是会招人喜爱的

无奈最终放弃了摆摊又回到厂里做。
因为本人内向,不爱与人说话,所以至今还是单身汉,最近心脏又开始不好了,在车间跑来跑去,剧烈运动时心窝非常痛。
我也懒得去治。
前些日子,父亲打电话说他又找到个活儿,工地上什么都干,一天100多呢。

我听了心里酸酸的,觉得自己活得真没用。
父亲还告诉我,母亲的手机(我去年给她买的)被人弄到水里打湿了,母亲怄了好多天,饭都没吃。

家里还是这样子穷,我还是没有办法改变家庭。
我活着还有什么用,有时候想着从楼顶上跳下去,这样就不会再窝囊了,可是一想到家中可可怜的二老,怎能下的了狠心!

也许是我太懦弱,懦弱的连死亡的勇气都没了。有时内心有强烈的恐惧,恐惧工作,恐惧与人交流。有时内心又憎恶,憎恶自己,憎恶这些野蛮的打工见人。

后来我想了个合理的法子,让人不知道我这样做的原因。我每天改吃一餐饭,只吃一个馒头,很多时候工作中,有气无力,两眼发花。我想这样下去很快身体就可以跨了,到时候都可以解脱了。

为了鼓励我的决心,我给自己制订了个强行计划,写在我个人贴吧里。我没想到我的计划被别人看见了。看见的人与我聊天,意图让我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,我怎能告诉她我真实地目的。

我更没有想到的是,她很同情我,托关系给我安排了一个工作。我怎能去,我必须坚决执行我的计划,所以我把她的好意让给了别人,让给了小时候曾要好的朋友。

朋友过去之后,直接被提升为代班,他还可以自己发展,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,他力求我过去与他共同努力奋斗,实现人生的价值。
我,一边是我的计划,一边是翻身的机遇,我的死亡决心会动摇吗?
我想以后才会知道吧!

终于出了这个厂,自离了,现在在出租房闲着。看些书,看一些视频。看了唐家三少,看了天残土豆,他们写网络小说年赚千万,月不出户。
我亦曾有过写手梦,我辜负了它。
而如今悔恨了,想重新拿起尘封了的笔。

人家只上过三年学堂的同志就可以写出长篇小说。我一个初中毕业的为何不行?

更新日期: 2014-11-26 05:52:36
文章标签:
站方声明: 除特别标注,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 互联分享, 尊重版权, 转载请注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