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后,由于是大专狗,在这个大学生都摆地摊擦皮鞋的和谐中国,找份好工作工作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一个人漂泊在这座江南小镇,从爸妈那里拿的1000块钱也差不多用光了。想想父母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血汗钱,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没用,终于向现实低了头。学的计算机专业,勉强在一家网吧当了个小网管。月薪800,管两顿饭,这样伙食费也省了下来。

网吧不大,上下两层,150个平方左右。工作也算轻松,上白班老板在就随便转转,夜班就随便睡。网络是个神奇的地方,在那里,你可以是富二代,跨国老板,小开,白领。每个人带着面具,在那里,你可以扮演任何角色,发泄着对现实的不满,为自己的理想虚假的演着不伤人不害己的戏。

看着网吧来来去去的人,穿着让人荷尔蒙爆发勾人犯罪的姑娘们有过,我只有用眼睛的余光去看一眼,然后匆匆收回。大专四年,用现在的话说,我就是一枚屌丝,从没有牵过姑娘的手。。看着有几分姿色的姑娘们三三两两的上了校门口的车,高富帅的约炮配置,我只能自嘲的一笑而过。我知道,那些姑娘不属于我,不属于我这个每个月只有300块生活费的蛆虫,这个世界的酒红灯绿跟我没有一点哪怕一丝的关系。哪个姑娘愿意跟你坐在寒风萧瑟,脏乱不堪的路边吃大排档,如果有,那么就好好对她吧。

认识他是在我上夜班的一个晚上,暂且就叫他小明吧。那时候是秋天了,深秋。无情的秋风似乎要带走这世上的所有生气,我裹着军用大衣萎缩在吧台的椅子上,望着门外稀松的人群匆匆忙忙的过来再过去。我喜欢秋天,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,也是个凄凉的季节。在我生命的第22个秋天,我能收获什么,又或者是被这秋风带走什么?又是一阵萧瑟的寒风刮起,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也被不甘的带走。看看时间,已经夜里十点半,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吧,我起身准备把门关死,好安心睡觉。

起身,收紧了大衣向门走去,正当我把门要锁死的时候,有人从外面推门。我开了门让他进来,我打量了一眼,这么冷的天,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衫,应该是很旧了,洗的有点发黄了,脖子上带了个十字架的项链,下身穿了条牛仔裤,似乎也很有些时候了,洗的发白,膝盖处破了个洞,不知道是穿破的,还是那种样式,脚上穿了双adidos的板鞋,四道杠的。

他进门后使劲的跺了跺脚,手放在嘴巴上狠狠的哈了几口气“他吗的冻死了,鬼天气”。我转身把门锁好,坐在了吧台。这个少年看起来不大,也就19岁左右吧,虽然穿着一般,但是看起来还是挺清爽的,唯一刺眼的就是那一头长发,遮住了大半个脸,我只能看见他的一只眼睛。布满了红色的血丝。“老板,开包夜,再拿包软白沙”少年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。包夜五块,香烟五块。

我把软白沙和上网的小票拿给他,这个少年说了句“谢谢”,然后非常熟练的拆开了香烟,拿出一只来递给我。大专那会就开始抽烟了,也算个老烟民了,我接过烟点着。他转身开机去了,由于网吧空间太小,老板为了能多摆几台机,不浪费一平米的地儿,a区第一台机基本就和吧台挨着,中间只留了一个人能通过的走道,这台机由于离吧台太近,来来往往开机下机的人太多,这台机就比较碍事了,所以除非是爆满,不然这台机基本上就是空着。这个留着长发,还算干净的少年没有一丝犹豫的就在这台a区1号的机子坐了下来。

熟练的打开电脑的主机电源,显示器电源,戴上耳麦,整个动作没有一丝拖泥带水,一气呵成,仿佛这些动作是他生命的一部分,那么的优雅,从容,没有一丝做作。在这期间,我一直在看他,在想他的身份是什么?一个18,9岁的少年,半夜来网吧包夜,是个学生吗?一个和我一样,家境不怎么富裕的屌丝。又或者是刚高中毕业已经工作的打工仔,原谅我以貌取人。人有时候就是这样,永远只能看到你眼前的一些东西,然后去判断其中的是非曲直。点脑终于打开了,少年抽出一根软白沙点着,动作是那么的优雅,青烟缓缓飘起来,少年狠狠的吸了一口,仿佛像个被戒毒所折磨了一个月然后重新获得毒品的瘾君子,那般的贪婪,一脸的享受,仿佛这一刻,神仙也不过如此。然而紧随而来的是少年几声剧烈的了咳嗽。sb,五块一包的烟吸这么一大口,呛死你丫的。我幸灾乐祸的撇了撇嘴。这就是人性阴暗的一面,人们似乎很喜欢幸灾乐祸,喜闻乐见,不管那件事是大或者是小,有时候看见别人不如意,就是会莫名的开心。

刺鼻的劣质香烟立刻充斥在这小小的空间里,我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看着这个少年。还是个小孩子,怎么跟老烟鬼一样,我有点痛惜。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因为好奇去抽烟,然后再也戒不掉的自己。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东西,开心的时候想抽,忧伤的时候更是喜欢点燃一根烟默默的坐着,仿佛四姑娘小说里的文艺青年,假装自己是那么的忧郁,深沉。其实每次抽烟后我都想把烟戒了,伤身体不说,还伤钱。省点钱给母亲买点吃的也好。然而烟瘾上来的时候又管不住自己的嘴。。。如此周而复始,戒烟无望。这就像撸管一样,每次撸过都痛恨不已,恨不得对天发誓再也不撸了。然而精虫上脑的时候,所有悔意,所有决心都随着那不断抽动的右手而去了。一丝快感过去,又开始了无尽的悔恨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这是一种循环。


夜更深了,也更冷了。我下意识的裹紧有点发臭的军用大衣,趴在桌子上准备咪一会。网吧里还是那么的热闹,玩cf的歪歪语音此起彼伏“a门a门,我cnmd傻币啊,跟你a门了”狗洞里一个”这样的声音每天都在,仿佛和网吧融为一体,我早已习惯这些,看着一个个为了游戏骂的脸红耳赤的孩子们,我有时候会想他们在想什么,他的未来在哪,真的能像在游戏里那般呼风唤雨吗?不知道哪个角落的键盘被砸的劈叭响,不用看,肯定是在玩炫舞的姑娘们,她们在游戏里极尽的搔首弄姿,惹的那些游戏里的种马们心猿意马。现实是这样,游戏里同样如此。没有钱,在哪都不会有姑娘。

还不困,我从椅子上坐起来,继续看着这个留着长发的少年。只见他登上了qq,名字是红色的,在这深秋的黑夜里,那抹红色是那般的耀眼,仿佛换了一个人,少年云淡风轻的把鼠标点在头像上“终于vlp6了”。我被他这句话吸引了,凑近点看了下。qq会员vip6,下面各种钻开满了。打开qq的那一刻,我觉得这个平凡的少年有点不同了,他的神情是那么的信心,气质是那样的高贵,整个人浑身上下透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高傲。特意留意了下他的网名“爷,独自买醉”。


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,很震惊。多么神奇的网络,多么美好的童话世界。光看这个少年的qq面板,你不敢想象qq的主人是抽着软白沙,脚踏adidos四道杠板鞋的年轻人。那一抹惊艳的红色仿佛燃烧起了少年的灵魂。我有点恍惚了,分不清真与假。少年的手在双飞燕键盘上熟练的敲打起来,始终未改变的是他唇角那一抹带着轻蔑的笑。我不知道只抽软白沙的他是如何交了会员和各种钻的钱,我只知道,这一刻的他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人,他是网络世界里的王子,看着他不听的在群里面敲打着键盘,嘴巴里不时带着一句“穷逼一个”。

我有点好奇了,身子又向前凑了凑,想看看这个少年在写什么。那是一个游戏群,群名字叫“江苏一暗战联盟”。这个少年的群名字叫“暗战小明”。我刚凑过去就看到他在写“艹tmd天气真冷,家里空调又坏了,明天让老爸装个新的,我把笔记本抱在床上玩,暖和点”。我有点诧异的望了望四周,这里没有床,也没有笔记本,有的只是各种臭味弥漫,劣质香水的味道,以及满地的烟蒂和方便面调料包的地板。

看到这些,我突然对这个少年有了一丝的同情,甚至是怜悯。这么冷的夜里,谁都想有个温暖的家,慈爱的父母对你嘘寒问暖,热腾腾的被窝。我想这个少年的理想中的生活就是这样吧?不是现在这样,穿着单薄的衣服,边抖边敲打着肮脏的键盘。他继续写到“小雨在不在,哥哥带你去升级,你那天问我要的13小铃铛我给你买来了,22线我等你,么么哒”然后群里就有人发“怒艹土豪”“有异性没人性”“小明哥哥,我也想要小铃铛,好不好嘛”。那时候我不懂他玩的是什么游戏,只觉得这个叫小明的好像在群里有流弊的样子。

更新日期: 2014-11-26 07:38:14
文章标签:
站方声明: 除特别标注,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 互联分享, 尊重版权, 转载请注明.